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史?;仨?/a>
  • 中共華能上海燃機發電有限責任公司委員會黨史學習教育培訓班中共華能上海燃機發電有限責任公司委員會黨史學習教育培訓班
  • 中車四方股份公司2021年第五期“學黨史、悟思想、辦實事、開新局”黨性教育專題培訓班中車四方股份公司2021年第五期“學黨史、悟思想、辦實事、開新局”黨性教育專題培訓班
  • 中國電信上海公司市場部全渠道運營中心聯合黨性教育培訓班中國電信上海公司市場部全渠道運營中心聯合黨性教育培訓班
  • 中國航天三江集團有限公司“紅色百年 建功航天”黨史學習教育培訓班中國航天三江集團有限公司“紅色百年 建功航天”黨史學習教育培訓班

聯系我們

上海紅傳教育培訓

聯系人:18721990796(葉主任)

QQ:645260548

郵箱:645260548@qq.com

地址:上海市奉賢區望園路1698弄31號22幢4層4187室

《中國軍人》雜志倡導女子從軍前后

文章來源:人民政協報 瀏覽次 2019-08-08 00:00:00

  黃埔軍校是孫中山于第一次國共合作時期,在中國共產黨和蘇聯的幫助下創辦的一所新型軍事學校。因校址始設于廣州黃埔長洲島,所以,又通稱為黃埔軍校。

  黃埔軍校培養了大量的軍事政治人才,在我國現代革命史上占有重要地位,產生過深遠的影響。在這里,大批來自全國各地的熱血青年,為了共同的革命理想聚集在一起,在以“創建革命軍,挽救中國危亡”為宗旨的軍校中學習、受訓。黃埔軍校師生在平定商團、兩次東征以及北伐等戰斗中,沖鋒陷陣,英勇奮戰,立下了赫赫戰功。黃埔軍校所培養的軍事政治人才有不少成為國共兩黨的精英和名將,被譽為“中國將帥的搖籃”。

  我國于19世紀末20世紀初興起的婦女運動,在第一次國共合作時期,隨著民族解放運動的高漲蓬勃發展。在婦女運動理論的指導下,中國共產黨人根據革命形式的發展及婦女運動實際發展狀況的需要,制定了一系列較有成效的策略并付諸實踐,為推動婦女解放和國民革命的發展做出了重大的貢獻。

  在“打倒列強,除軍閥”的國民革命大潮中,黃埔軍校內也出現了女子從軍和男女同軍校的思潮。1924年黃埔軍校創立后,大批具有進步思想的黃埔軍校師生,沖破封建思想的禁錮,率先提出了女子從軍和“男女同學”的建議,這無疑對封建倫理綱常產生了巨大沖擊。

  1925年2月,在黃埔軍校政治部主任周恩來的領導下,以軍校教職員和學生中的共產黨員為核心,成立了中國青年軍人聯合會。中國青年軍人聯合會成立后不久,為組織青年軍人運動,即創辦了《中國軍人》刊物。該刊實際領導人是周恩來,主筆有王一飛、蔣先云、周逸群等共產黨人。同年,《中國軍人》雜志在慶?!叭恕眹H婦女節15周年之際,特撰文以志紀念。

  作者洪筠在《軍人與婦女》一文中,首先論述了封建壓迫下我國廣大婦女的悲慘境地,并指出:在舊時代,婦女們成了男子們的戰利品和工余時的消遣品。文章同時呼吁:在世界各國婦女運動興起的現代社會,中國婦女也要起來爭回自己應得的權利。文章更高度贊揚古今中外巾幗英雄的從戎偉績,號召“中國婦女在男子們已沖鋒陷陣肉搏于血泊中之關頭”,不要再熟視無睹,也不要僅限于“搖旗吶喊作壁上觀”,要武裝起來,打倒帝國主義和軍閥。要明白,權利歸于最大努力者。要想獲得女權,必須荷槍實彈去爭取,絕非靠一些宣傳和示威游行就可以了事;“吾親愛之姊妹諸姑,其速武裝完成國民革命,以追取應得之平等自由,以洗女界之舊污,發揚女權,以追求人類最高之幸?!?。

  《中國軍人》里的這篇文章,在當時的中國婦女界引起了很大反響。全國許多有志女青年受到感召,紛紛致信黃埔軍校,表示對文章觀點的贊同和擁護,有些女青年甚至千里迢迢直接來到廣州黃埔軍校,或直接到軍校要求報考,或提出陳情要求軍校修改條例招收女生。這其中,以“金慧淑女士兩次報考軍校的事跡”最為有名。

  據記載,金慧淑是廣西靈川人,女子法政大學畢業,在“男女平等”的革命思想感召下來到廣州,找有關部門陳情,并于1925年6月9日直接上書黃埔軍校黨代表廖仲愷和校長蔣介石,提出了黃埔軍校為何不招女兵的問題,同時要求黃埔軍校招收女生,表示她志愿成為一名“革命的女軍人”。她在陳情信中寫道:“木蘭從軍,千秋共賞;羅蘭死節,今古同稱。豈以中國二萬萬之女子,概不能從事革命工作耶?”信發出后,未得答復,她又親自找到何香凝,請求幫助她參加軍校。此后,金慧淑又親自前往黃埔軍校陳情,但校長蔣介石避而不見,她又去政治部特別區黨部請求,表達了她“受女界員推舉來粵訪問”的深刻感受。她認為,在革命大潮風起云涌的環境下,黃埔軍?!皠t謂男女不能同學,似于理有不通,下次招生望本男女平權之旨義,予以招收壯年女生”。還提出,而在社會主義國家蘇聯,女子已開世界先例,走進革命軍隊。我國4億人口,女子居半,男子從事革命,女子卻袖手旁觀,“救國救民的責任不均”,中國兩億女子不能取得“從軍權”,就不能說實現“男女平等”。

  金慧淑女士上書后不得回復,于是她由黃埔島回到廣州市區住下,積極奔走,曾經找蘇聯顧問尼羅夫的夫人求援,不久又上書一封給黃埔軍校政治部,表達了她參加革命的強烈愿望和堅定決心。她在信中誠懇地寫道:“若貴校不能收為正式學生,情愿為旁聽生,伙食、服裝愿自備,多一人聽講恐不礙事耳,一腔熱血希鑒原?!睆淖掷镄虚g中,可見這位女士從軍心切的滿腔熱忱。金慧淑以后,陸續又有潘慧勤等女青年前往黃埔軍校,堅決要求入校成為“女同志軍”的一員,雖然愿望未能實現,但潘慧勤毅然留在廣州,積極參加婦女解放事業的工作,后與黃埔一期畢業生李之龍結婚。

  金慧淑等女性志愿加入黃埔軍校的陳情得到了黃埔軍校青年軍人聯合會的支持,青年軍人聯合會在軍校壁報上發表了允許女性參軍的提議,“星期特刊發行征集女同志軍專號以為鼓吹”。對此,也有一些人提出了反對的意見。在這之后,雙方以“女子是否可以加入軍隊”為題展開了辯論。

  不久,這場辯論從黃埔軍校擴大到了廣州文化界等多個領域,各界人士紛紛站出來闡述對女性是否應該從軍問題的看法。當時,廣州雖為國民革命的中心,但保守思想仍然非常強大,一些守舊勢力雖然不敢公然反對“男女平等”“男女同權”的口號,卻提出此舉有?!皞鹘y”,“男女同軍?!睍L化、亂軍營。他們還振振有詞地說:君不聞“戰士軍前半生死,美人帳下猶歌舞”?破了“男女之防”,“百禍叢生,是萬惡之首”。

  1925年7月13日,廣州《民國日報》刊載一篇署名“忠言”的文章,就大肆詆毀“女同志軍”,還煞有介事地大聲疾呼“這是萬萬不可能的”,“咳!這是多么的可怕,愿提倡女同志軍者三思之”。

  對此,以《中國軍人》雜志為首的進步言論對貶斥“女同志軍”的言論展開辯論和批判。如共產黨員李之龍所撰寫的一篇《陸軍軍官學校招收女生問題》文章,用充分的理由,論證了招收女生的可行性,對當時保守思想進行了有力的回擊,在軍內外和社會上引起強烈反響。文章寫道:“用侮辱男性或侮辱女性的言辭來反對軍校招收女生,是為我們所不齒的。若是在女子體格上說,或是在管理不便上說,那就很值得我們來討論?!?/p>

  在辯論中,黃埔軍校收到了各種各樣的意見。黃埔軍校政治部對于婦女堅決要求參加革命軍的言行表示同情和支持,并進行大力宣傳。通過這場辯論,不少原來持反對意見的人改變了觀點。據說軍校黨代表廖仲愷考慮到女性的生理特點,不贊成招收女兵。但通過聽取辯論中雙方意見后表示,只要女生的身體足夠強壯,能夠吃得消鍛煉,并符合條件,也可考慮同意女生入校。雖然如此,當時對于“女子從軍”阻力畢竟還是很強大,加上受各種條件的制約,黃埔軍校并沒有把招收女生立即變為現實。不過,由《中國軍人》雜志倡導的女子從軍思想,卻開始沖破封建意識的禁錮,迅速植根于民眾,最終成為了大革命時期婦女解放運動的重要組成部分。1926年至1927年間,隨著北伐戰爭的順利進展,黃埔軍校武漢分校在中國共產黨人的直接領導下,公開向全國招收女生,200多名女戰士第一次出現在歷史舞臺上。

 ?。ㄗ髡呦弟娍圃簯鹇匝芯克芯繂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