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史?;仨?/a>
  • 中共華能上海燃機發電有限責任公司委員會黨史學習教育培訓班中共華能上海燃機發電有限責任公司委員會黨史學習教育培訓班
  • 中車四方股份公司2021年第五期“學黨史、悟思想、辦實事、開新局”黨性教育專題培訓班中車四方股份公司2021年第五期“學黨史、悟思想、辦實事、開新局”黨性教育專題培訓班
  • 中國電信上海公司市場部全渠道運營中心聯合黨性教育培訓班中國電信上海公司市場部全渠道運營中心聯合黨性教育培訓班
  • 中國航天三江集團有限公司“紅色百年 建功航天”黨史學習教育培訓班中國航天三江集團有限公司“紅色百年 建功航天”黨史學習教育培訓班

聯系我們

上海紅傳教育培訓

聯系人:18721990796(葉主任)

QQ:645260548

郵箱:645260548@qq.com

地址:上海市奉賢區望園路1698弄31號22幢4層4187室

毛澤東:打仗離不開調查研究

文章來源: 瀏覽次 2019-09-02 00:00:00

  毛澤東歷來重視調查研究,反對脫離實際的主觀主義唯心主義,這在他的軍事生涯中也有生動體現。重溫毛澤東軍事調研思想,對于我們今天做好軍事斗爭準備、實現強軍目標建設世界一流軍隊,具有重要的啟發和借鑒意義。

  1961年3月,毛澤東在中央工作會議上曾回憶起自己1931年5月領導指揮第二次反“圍剿”首戰東固時的情形。他說當時紅軍兵少,覺得很不好辦,每天憂愁,于是跟彭德懷兩個人到白云山上跑了一天,察看地形后決定紅一軍團打正面,紅三軍團打包抄,結果戰況果然如他所預料的,敵人很快敗退了下去。對此,毛澤東深刻總結說:“我的經驗歷來如此,凡是憂愁沒有辦法的時候,就去調查研究,一經調查研究,辦法就出來了,問題就解決了。打仗也是這樣,凡是沒有辦法的時候,就去調查研究”“如果不去看呢?就每天憂愁,就不知如何打法。調查研究就會有辦法”。

  事實上,毛澤東一向是非常注重軍事調查研究的。早在1920年3月,毛澤東就在給友人的一封信里指出,如果要為現今世界盡一點力,關于“中國”這個地盤內的情形,不可不加以實地的調查研究,這其中自然也包含著軍事方面的內容。親身領導革命戰爭后,毛澤東關于“打仗離不開調查研究”的思想得到了更加充分的展示。在1928年11月寫就的《井岡山的斗爭》中,他用了很大精力來調查紅軍和根據地各縣地方武裝的情況,使得這份給中央的報告分外翔實可靠。在《古田會議決議》中,毛澤東提出了反對主觀主義的任務,要求“注意社會經濟的調查和研究,由此來決定斗爭的策略和工作的方法”。為反對當時紅軍中的教條主義思想,毛澤東寫了《反對本本主義》,開篇就提出“沒有調查,沒有發言權”,并指出“中國革命斗爭的勝利要靠中國同志了解中國情況”“調查就像‘十月懷胎’,解決問題就像‘一朝分娩’。調查就是解決問題”。很快,毛澤東又在他起草的、向紅軍各政治部發出的通知中,提出了“不做調查沒有發言權”“不做正確的調查同樣沒有發言權”的口號,有力推動了紅軍中調查研究工作的開展。但是,毛澤東的這些正確思想卻被當時的“左”傾錯誤者譏為“狹隘經驗論”而不予接受,他們不知道客觀地考察敵我力量的對比,而是用舶來的理論機械地指導紅軍作戰,使中國革命走到了敗亡的邊緣。

  長征到達陜北后,毛澤東總結十年土地革命戰爭經驗,不僅在《實踐論》《矛盾論》中從哲學高度深刻論證了調查研究的必要性,更在《中國革命戰爭的戰略問題》中,從軍事角度系統闡述了調查研究的重要性。毛澤東指出,各個不同歷史階段、不同性質、不同地域和民族的戰爭的情況和規律是不同的,只有著眼其特點和發展,找出行動的規律并用于自己的行動,才能獲得戰爭勝利,而這離不開對敵我雙方各方面情況的調查研究和熟識掌握。毛澤東還從軍事認識論上說明了調查研究的實質過程:指揮員使用一切可能和必要的偵察手段,將偵察得來的敵方情況加以去粗取精、去偽存真、由此及彼、由表及里的思索,然后加上調查得來的己方情況,進而形成判斷,定下決心,作出計劃。毛澤東特別強調,這一過程,不僅存在于軍事計劃建立之前,而且存在于軍事計劃建立之后,是一個不斷調查研究、更新認識的過程。之后,毛澤東又在《抗日游擊戰爭的戰略問題》《論持久戰》《戰爭和戰略問題》等軍事著作中,在延安整風中,反復論及和強調了搞好調查研究對于取得革命戰爭勝利的重要意義,全黨確立起實事求是的思想路線,不斷取得新的勝利。

  毛澤東做軍事調查研究工作,內容既包括軍隊的建設發展,如古田會議前,毛澤東曾花了一個月的時間進行周密的調研,系統了解部隊中存在的種種錯誤思想,為開好古田會議、形成古田會議決議做足了準備;又包括軍隊的行軍作戰,如1934年4月后,毛澤東曾在中央蘇區南部的會昌等地進行了兩個多月的工作和調研,針對粵軍的情況以及廣東軍閥陳濟棠同蔣介石的矛盾,指導劉曉、何長工等制定了南線的作戰計劃。調研對象既包括人,如我軍官兵、敵軍官兵、人民群眾等;也包括物,如長征到達哈達鋪時,毛澤東及時通過繳獲的國民黨報紙,了解到陜北有相當大的一片蘇區和相當數量的紅軍,從而確定了長征落腳陜北的決策。調研形式既有自己親自動手,如《井岡山的斗爭》中關于軍事問題的調研等;更有聽取他人匯報:因為事情繁多、分身乏術,特別是新中國成立后,他不可能事事躬親地去進行調研,廣泛聽取工作匯報成為他重要的調研方法。

  本著“慎重初戰”的原則,毛澤東特別重視對新對手的調研??姑涝瘧馉幊霰?,由于我軍此前還從未與美軍大規模交過手,對其情況沒有切身認識,因此毛澤東指示向正在與美軍作戰的朝鮮人民軍,以及此前曾與美軍有過合作經歷的原國民黨軍將領咨詢情況,還多次派遣干部赴朝實地了解美軍作戰特點,對摸清美軍底細起到了重要作用。對以前交過手、但經過較大變化的老對手,毛澤東也非常注意。解放戰爭初期,由于國民黨軍經過整編和大規模美援,戰斗力得到一定加強,而我軍已多年沒有和其全面作戰,毛澤東十分重視多方調查其真實情況,最初的蘇中“七戰七捷”等都帶有戰略偵察的性質,很快搞清了他們的長處和短處,制定出以“十大軍事原則”為代表的一整套行之有效的戰略戰術,贏得了一個又一個戰役的勝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