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史?;仨?/a>
  • 中共華能上海燃機發電有限責任公司委員會黨史學習教育培訓班中共華能上海燃機發電有限責任公司委員會黨史學習教育培訓班
  • 中車四方股份公司2021年第五期“學黨史、悟思想、辦實事、開新局”黨性教育專題培訓班中車四方股份公司2021年第五期“學黨史、悟思想、辦實事、開新局”黨性教育專題培訓班
  • 中國電信上海公司市場部全渠道運營中心聯合黨性教育培訓班中國電信上海公司市場部全渠道運營中心聯合黨性教育培訓班
  • 中國航天三江集團有限公司“紅色百年 建功航天”黨史學習教育培訓班中國航天三江集團有限公司“紅色百年 建功航天”黨史學習教育培訓班

聯系我們

上海紅傳教育培訓

聯系人:18721990796(葉主任)

QQ:645260548

郵箱:645260548@qq.com

地址:上海市奉賢區望園路1698弄31號22幢4層4187室

臘子口戰役:開辟北上通道關鍵之戰

文章來源:學習時報 瀏覽次 2019-06-10 00:00:00

  臘子口戰役是軍事史上以弱勝強、出奇制勝的著名戰役,也是紅軍長征進入甘肅境內最關鍵的一仗。此次戰役,紅軍突破了長征中的最后一道關口,為順利進入陜甘地區開辟了通道。

  非攻下不可的關口

  1935年9月12日,黨中央在俄界高吉村召開了政治局擴大會議,討論了張國燾分裂黨、分裂紅軍的錯誤和部隊整編問題。之后,黨中央率陜甘支隊由俄界出發北上,于16日到達岷山腳下的臘子口。

  臘子口位于甘肅省甘南藏族自治州迭部縣東北部,是川西北通向甘南的門戶,歷來是兵家必爭之地。臘子口周圍是崇山峻嶺,東西兩側都是100多米高的陡峭石崖,如刀劈斧削一般,中間是一個寬8米左右的隘口,臘子河從峽口奔涌而出,抬頭望去,只見一線青天,地形險要,易守難攻,可謂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此時,紅軍面臨的形勢比背水一戰還嚴峻。背水一戰尚可渡水而退,但紅軍已無路可退,四面受敵:前有甘肅軍閥,后有從四川追來的劉文輝部,周邊還有卓尼楊土司的隊伍,以及胡宗南部的主力,若不能盡快拿下天險臘子口,不但無法實現中央北上抗日的主張,紅軍還將會面臨被敵人合圍的危險,甚至連掉頭南下、重回草地的機會都沒有。因此,毛澤東果斷下達了兩天之內拿下臘子口的命令。

  當時,駐守在臘子口的敵軍有兩個營,其中一個營扼守隘口,另外一個營配置在隘口后邊的谷地。守軍在橋頭和山崖上構筑碉堡,形成交叉的火力網。此外,敵人在臘子口附近地區還配置了兩個師,可隨時增援,妄圖憑借天險擋住紅軍的去路。

  16日下午,戰斗打響。承擔奪取天險臘子口任務的是紅一軍團第二師第四團,團長王開湘,政委楊成武。紅軍先后多次對敵發起猛攻,但因地形狹窄,無法展開大規模進攻,敵人以逸待勞,憑借地形優勢,用機槍封鎖獨木橋,等到我軍戰士接近橋邊時就投手榴彈,我軍接連幾次進攻,都無法接近橋頭,正面進攻一直沒有進展。

  兵分兩路奪關隘

  半夜時分,部隊決定暫停進攻,重新研究作戰方案。經過縝密偵察,我軍發現了敵人的布防漏洞,原來敵人過于自信臘子口天險優勢,把主要兵力都集中在了正面,而且正面修建的碉堡沒有頂蓋,在兩側峭壁頂上也都沒有設防。根據敵人兵力分布情況,結合實際條件,四團決定兵分兩路奪取臘子口:由王開湘帶領一連、二連隱蔽迂回至臘子口右側,從崖壁攀登至敵人后側;楊成武帶領六連從正面突擊,奪取獨木橋,若襲擊不成,也要連續進攻,達到消耗敵人,造成其恐慌的目的。

  接到任務后,六連召開黨團員大會,成立突擊隊,準備夜襲奪橋。在會上,大家紛紛表示:“堅決奪取臘子口,走上抗日最前線!”當場就有20多位干部戰士報名參加突擊隊,連隊從中挑選了15位黨團員,組成3個突擊小組。突擊隊員們攀著崖壁上橫生的小樹,悄悄地摸到了橋邊,利用橋肚底下的橫木,一手倒一手地往對岸運動。敵人發覺后,用機槍、手榴彈朝橋下亂射亂打,戰士們摸到一塊巖石下,待機行動。另外兩個突擊小組趁敵人火力被吸引至橋下的機會,沖到橋邊向敵人擲過去一排手榴彈,緊接著沖進敵人筑在橋頭上的工事。橋下的突擊隊員乘機從巖石下鉆了出來,翻上橋面,拔出大刀,喊著沖殺聲跟敵人肉搏起來。

  與此同時,王開湘率一連、二連也已摸至臘子口右側峭壁下,河流湍急,探路戰士還沒到河心就被水沖走,好不容易才被救上來,徒涉受阻,只好用馬匹來回騎渡,但效率較低。后來戰士們想到一個好辦法,砍倒河邊兩棵大樹倒向對岸,一下子搭起了兩座獨木橋,勇士們順利渡過了臘子河。面對陡峭的山壁,怎么才能上得去?外號“云貴川”的苗族小戰士自告奮勇,用帶鐵鉤的長桿沿峭壁爬了上去,把用綁腿做成的繩索系在大樹上垂下來,戰士們順繩索攀上峭壁,迂回至敵人身后,向沒有頂蓋的敵工事投擲手榴彈,敵人萬沒想到我軍會從峭壁迂回至其后方,驚慌之下士氣大泄,被我軍兩側夾擊,只得倉皇逃命。我軍乘勝奪占了獨木橋,控制了隘口炮樓,隨后總攻部隊兵分兩路,沿臘子河向峽谷縱深擴大戰果,連克敵人多道防線,一舉奪下臘子口天險。

  全盤棋都走活了

  臘子口是紅軍長征中克服的最后一道關口,臘子口戰役因此而被載入了中國革命史冊。此次戰役的勝利,使紅軍擺脫了被敵人四面合圍的危險,徹底粉碎了國民黨軍妄圖利用惡劣的自然條件“困死”紅軍的陰謀,為紅軍順利進入陜甘創造了有利條件。時任紅一軍團政委的聶榮臻對此役給予了很高的評價:“臘子口一戰,北上的通道打開了。如果臘子口打不開,我軍往南不好回,往北又出不去,無論是軍事上還是政治上,都會處于進退失據的境地?,F在好了,臘子口一開,全盤棋都走活了?!?/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