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史?;仨?/a>
  • 中共華能上海燃機發電有限責任公司委員會黨史學習教育培訓班中共華能上海燃機發電有限責任公司委員會黨史學習教育培訓班
  • 中車四方股份公司2021年第五期“學黨史、悟思想、辦實事、開新局”黨性教育專題培訓班中車四方股份公司2021年第五期“學黨史、悟思想、辦實事、開新局”黨性教育專題培訓班
  • 中國電信上海公司市場部全渠道運營中心聯合黨性教育培訓班中國電信上海公司市場部全渠道運營中心聯合黨性教育培訓班
  • 中國航天三江集團有限公司“紅色百年 建功航天”黨史學習教育培訓班中國航天三江集團有限公司“紅色百年 建功航天”黨史學習教育培訓班

聯系我們

上海紅傳教育培訓

聯系人:18721990796(葉主任)

QQ:645260548

郵箱:645260548@qq.com

地址:上海市奉賢區望園路1698弄31號22幢4層4187室

獨臂將軍廖政國的鐵血傳奇

文章來源: 瀏覽次 2019-06-12 00:00:00

  毛澤東曾經自豪地說過:“中國從古到今,有幾個獨臂、獨腿將軍?舊時代是沒有的,只有我們紅軍部隊,才能培養出這樣的獨特人才!”近年來,隨著黨史軍史研究的蓬勃發展,開國將軍的“三獨”(“獨目將軍”“獨臂將軍”“獨腿將軍”)相繼得到廣泛而深入的研究。被人稱為“廖獨膀子”的開國少將廖政國,既是一位相對為人所知的獨臂將軍,更是一位擁有獨特經歷的鐵血驍將。廖政國將軍的“獨特”在于:他膽識超人――帶領百十號人就敢在日軍“心臟”地帶翻江倒海;他忠肝義膽――危難時刻最先想到的總是戰友;他驍勇善戰――歷經無數危局都是完美逆襲。

  奇襲機場

  1938年2月,廖政國一從延安抗大畢業,就隨袁國平來到了新四軍,被任命為三支隊六團二營副營長。1939年5月,六團奉命以“江南抗日義勇軍”(簡稱“江抗”)的名義,從句容的茅山向上海近郊挺進,廖政國旋即出任“江抗”二支隊支隊長。

  不久,廖政國率領二支隊沖破日偽軍的重重封鎖,直插澄(江陰)錫(無錫)虞(常州)地區,在江陰、無錫交界處的黃土塘與鬼子打響了第一仗。據后人回憶,廖政國在戰斗中端著一挺輕機槍,始終沖鋒在前,把敵人打得傷亡慘重。與此同時,他還指揮部隊擊退國民黨頑軍配合日軍對新四軍發起的進攻,取得了抗日反頑的雙重勝利,隊伍也從最初的三個連、幾百號人擴展到六個連、兩個機槍排、1300多人。

  隊伍越來越壯大,離最終的目標也越來越近了。上海向來是侵華日軍的“心臟”地帶,日軍大腦中樞――中國派遣軍司令部就駐扎于此。以新四軍當時的人員裝備,“大上?!彼坪跏且粋€遙不可及的傳說,但廖政國硬是在這里“大鬧天宮”了一把,甚至可以說是開創了我軍城市特種作戰的先河。

  廖政國先是帶領部隊與江抗第五支隊會合,又一道繼續東進,直奔上海近郊而來。途中,在青浦縣觀音堂鎮(后改為鳳溪鎮,現已并入青浦區華新鎮),與淞滬游擊縱隊第三支隊隊長顧復生領導的隊伍會合,于7月下旬在觀音堂鎮附近打了一個伏擊戰,成功粉碎了掃蕩日軍的四路圍攻,并給助紂為虐的偽軍許雷生部以毀滅性打擊。廖政國打得起勁,便一路追著敵人屁股后面打,從白天一直追到天黑。

  這時,隊伍來到了一個沒人見過的地方:整整一大片的空地,四周拉滿了比人高的鐵絲網,四下卻靜寂無人,只有幾棟孤零零的洋房。廖政國趕緊找到原來在上海從事過秘密交通工作的同志,一打聽才知道這是虹橋機場。日軍高級將領、戰地指揮官飛抵中國的第一站大多是虹橋機場。廖政國眼睛為之一亮,精神也更加振奮,擺出了一副不大干一場誓不罷休的姿態。他把手一揮,便率部悄悄向機場撲去。

  廖政國原想著這么重要的地方,一定防守嚴密,他們也一定會遭遇日偽軍的激烈抵抗,孰料守衛機場的偽軍根本就沒想過缺槍少彈的新四軍能過來,根本就沒有戰備,一個個像“西線無戰事”般地睡得正酣。廖政國他們如入無人之境一般,把偽軍們來了個連鍋端,把敵人一個個從被窩里揪了出來,集中關到了一間屋子里。

  可問題來了:日軍在哪呢?怎么不見日本兵呢?機場難道沒有日本的駐軍?廖政國覺得日軍不可能麻痹到這種程度,便把部隊分成若干小隊,讓大伙分頭尋找。果然,不一會兒,一個偵察員就跑到興奮地報告,有四架飛機停在機場停機坪。廖政國此時并不知道停機坪是啥玩意,跟著偵察員迅速來到機場的一角,真有飛機!大家瞬間都到了戰斗沸點,就等廖政國一聲令下了。

  原來,日軍并沒有掉以輕心,他們之所以放心大膽讓偽軍守衛機場,是因為日軍在附近區域層層設有防御工事,有的地方還建了碉堡,一旦遇到緊急情況,在較短時間內就能形成密集火力網,進而完全控制機場。廖政國他們因為人不多,又是趁黑神不知鬼不覺地“摸”進機場,抓獲偽軍連扳機都沒有扣,一切都像“這里的黎明靜悄悄”,所以日軍一直沒有發現。

  但問題就出在眾人的興奮上,個別戰士的哄鬧聲一下子就暴露了目標,機場四周頃刻響起刺耳的警報聲,工事和碉堡里的日軍迅速鎖定目標,并開始瘋狂向新四軍射擊。日軍的火力越來越密集,隊伍危在旦夕,但既然來了就不能空手回去,廖政國果斷下令:“燒飛機!”

  戰士們早就摩拳擦掌了,聽到廖政國命令,立刻上來幾個人把飛機旁的汽油桶蓋揭開,把汽油一股腦兒地澆到了機身上。接著,機場的夜空亮起了沖天火光。日軍司令部聽到虹橋機場的槍響,又看見映紅的天空,知道機場這邊出事了,急忙調重兵撲來。當日軍的摩托車、汽車風馳電掣般趕到時,除了四個燒成一堆廢鐵的飛機殘骸,一個新四軍的影子都沒有找到――廖政國早已率部撤得沒了蹤影。

  第二天,也就是1939年7月24日,上海的報紙,都用特大字體刊載了新四軍夜襲虹橋機場的新聞,極大地鼓舞了上海人民的抗日信心和斗志。